bonnie

真好看啊😘😘😍

波旁美少女:

地星报社为您赞助播出:
欢迎收看今天的热点新闻.


我用我拙劣的p图技术p了一套沙雕图!
剧版混杂原著!甜甜万岁!
最后附赠特调处全员时尚电子刊/////


Ps:原谅我手癌打的heros/划掉


是heroes谢谢指出!

【巍澜】起床气

北路之樱:

*12H同居向企划
*前文 @在下伯劳 听说沈巍没情趣
*每次企划我都排在神仙后面我要死了
*感谢喜欢w


同居


01.


沈巍按着往常的时间睁开眼睛,其精准度堪比定时闹钟,尽管昨晚他和某人做了一晚上某项运动。


那个某人仍睡的和死猪一样……


不过就算是睡着也不忘吃豆腐……沈巍皱着眉轻轻的把赵云澜的爪子从自己的腰上拿下来,再把他搭在自己腿上的大腿放下去,期间他不断扭头看看自己是不是把人弄醒了,不过按照昨晚的激烈程度弄醒他应该是很难了嗯。


是时候给这家伙补补了。想想赵云澜几次抽筋沈巍额角上的黑线就止不住的掉。他在赵云澜的脸颊上印下一个轻轻的吻,轻手轻脚的走进厨房,准备给这人好好补补。


沈巍醒的早不代表赵云澜就能接受醒的这么早,当赵云澜接到小郭二舅打来的电话时青筋都忍不住爆了出来,一边在心里骂娘一边口头上打哈哈,这年头睡个觉都这么困难吗?更别说老子又困又腰疼了!赵云澜揉着发疼的太阳穴随口应付。


“对,小郭挺好的,很好的孩子……”


“嗯比较胆小,但是让做的事情绝对不含糊……”


“不不不,不是缺心眼,小郭就是太善良了……”


“好的,我会给他留意对象的”……


沈巍:……


沈巍朝着卧室望去就看见赵云澜光着两条腿乱蹬,一副气急的样子,偏偏嘴里的话还是狗腿的奉承,一个人会有多少面?沈巍不知道,他只知道这个男人的哪一面都值得他去爱。


“咚——”手机被扔掉的声音传来,“沈巍。”果不其然,扔手机的那个人的声音下一秒就响起来了。


“嗯?”沈巍应他。


似乎只是为了确定自家老婆在不在一样,听到回复的赵云澜放了心又睡了过去。


沈巍也好脾气,他走过去轻声说,“醒醒了云澜,今天想吃什么?”


“晚点说,我还困着…”赵云澜声音闷闷的。


“不行,不能再晚了。”沈巍回他,“云澜,起床。”


“不,困,”赵云澜心里怒火滔天,偏偏自己媳妇儿还打不得骂不得,只好把被子踹飞来表达他的怒火。


沈巍捡起被子,好气又好笑的看着面前人撒着起床气。


“困,不要,烦我。”赵云澜把枕头丢跑,困到一个词一个词的蹦。


沈巍又低头捡枕头,没有失去一点儿耐心,特调处里能力强大的赵处在家里也不过是一个需要照顾的孩子。


“赵云澜,再不起床我就用别的手段了。”话是这么说,沈巍到底还是舍不得动他的。


赵云澜滚了几圈,一下子到了床的另一边缘,表示不听。


沈巍也不想让他起床,可是不吃早饭的话他会犯胃病,那小模样会比现在还叫他心疼。


他叹了一口气,走到另一边直接把人和被子一起抱起来。


咦?赵云澜被这一下腾空而起吓了一跳,随即闻到了自家老婆身上淡淡的拧香,“沈巍,你胆子越来越大了!”他睁眼看着沈巍完美的侧脸瞎哼哼,“我要睡觉!”


“吃完再睡。”沈巍也不凶他,直接把人抱进厨房。


“分手分手!觉也不让睡!”赵云澜被放在凳子上,他对着去拿早饭的沈巍说。


沈巍不理他,直接把烤好的面包塞进对方嘴里,“吃完饭一切都有商量。”


“什么?你居然真的要跟我商量分手?”赵云澜把面包从嘴里拿出来,一脸澜以置信。


沈巍:……


“沈巍,我腰疼,我不想自己吃。”举着面包瞪眼睛的那人“可怜兮兮”的撒娇,偏偏沈巍就吃这一套。


虽然搞不清这位的逻辑关系在哪里,不过介于他晚上真的很累,沈巍还是认命的坐在他身边,接过他手里的面包。


赵云澜得意的眯起眼睛笑,张嘴咬下,心里那点不开心早就消失了。


吃过早饭,在某人不要脸的要求下,沈巍又把人抱了回去。


“老婆,陪我睡。”到了床上的赵云澜又开始作妖,他伸手去拉沈巍,光溜溜的胳膊直直地伸过去。


沈巍反应快,抓住他乱晃的手塞回去,忽视赵云澜吹胡子瞪眼的表情,给他搭被子,拒绝了这个不要脸的要求。


“云澜,好好休息,腰可是很重要的。”沈巍拿起书坐在他身边,无辜的说到。


赵云澜:……


原谅沈教授只想表达腰这个部位的重要性而忽视了对方的属性。


赵云澜:一定要在我面前展示下自己攻的地位吗?


再攻不也是我老婆?赵云澜跑偏了重点,美滋滋的闭上眼睡回笼觉,只要在沈巍身边他就异常安心。


沈巍看他乖乖闭眼,勾起唇角,他真的是把面前这个人疼到了心里。


然后看起了他的《菜谱大全》。


腰什么的,果然多补补比较好。学习技能max的沈教授这么想到。


下一篇@西小祠

[巍澜]护你长大 二 (巍父澜子 养成)

唧哩狸:

巍澜父子的日常生活开始~ヾ(≧∇≦*)ゝ


沈巍带着赵云澜,就在捡到他的城市定居了。龙城说大不大,说小不小,正适合这样一对来路不明的父子定居。赵云澜这个名字是沈巍从裹着他的棉被上看到的,也不知道是不是他的亲生父母给他取的名字。但这个名字念起来好听,有意境,沈巍喜欢,也就这样做了这一世昆仑的名字。
沈巍伪造了一系列证件之后,顺顺利利地进入了当地高校龙城大学,成为一名教授。他在龙城大学附近购置了一套复式楼,给自己和孩子一个家。从最开始抱着孩子泡奶粉的手足无措,到后来亲手给赵云澜做小衣服,烤饼干,沈巍养孩子的技术进步飞快,到后来样样精通,表现堪称完美。复式楼也从最开始的空空荡荡,毫无人气,到后来摆上了赵云澜的奶瓶,小衣服,故事书,积木等等,变得充满了寻常家庭的温馨气氛。


白驹过隙,墙上挂着的一张张照片记录着赵云澜的成长,百天照,一岁,两岁……小学的开学典礼,毕业典礼……初中的文艺汇演,植树节……然后就是最近的高中时期的照片了。最近的一张是高二文理分科开家长会,赵云澜硬是拉着沈巍在教室里让别的同学帮忙拍的合照。赵云澜穿着校服,伸手揽住沈巍的肩,比了一个夸张的“V”,笑得眼睛眯成了一条缝。沈巍穿着一丝不苟的西装,难得地面对镜头露出了一丝笑意。
“爸——我回来了——”门哐当一声发出巨响,赵云澜穿着篮球服,浑身汗津津地站在玄关处,胡乱蹬掉脚上的鞋子,把怀里抱着的篮球随便往地上一砸,不穿鞋子就咚咚咚地跑到厨房里。厨房里,沈巍正在切菜。“回来了?”沈巍没有停下手中的切菜刀,边说边下刀如飞,“餐桌上有一杯淡盐水,喝了它去洗个澡,待会儿就开饭了。”“爸,今天吃什么呀?”赵云澜探头探脑地想越过沈巍的肩看看他在切什么,少年人刚刚剧烈运动后的热气和汗的咸湿味就笼罩了沈巍的后背。沈巍手下一顿,险险地切掉一点指甲。沈巍不动声色地停下刀,把那一小堆切好的土豆丝拨到一边准备待会儿丢掉,顺便脱离了赵云澜的笼罩:“你先去洗澡,有你爱吃的菜。”
赵云澜嘟囔着走开了,刚伸出手打算去打开冰箱。“不许喝冰的,不然我就把冰箱里那些全部扔掉。”厨房里又传来沈巍的声音,仿佛背上长了眼睛。赵云澜的脸皱成一个苦瓜,只好端起餐桌上那杯淡盐水一饮而尽。“爸,这次的生理盐水咸了点……”赵云澜走向浴室,一边向沈巍吐槽。“你今天运动量大,是该喝……”还没等沈巍说完,浴室的门又哐当一声响,赵云澜跑进浴室洗澡去了。沈巍无奈地笑了笑,继续切菜。他的后背依旧隐隐发热,好像那个少年依旧紧贴着他站着一样。沈巍微不可查地叹了口气,心道自己连这点道行都没有了么?
饭菜上桌,赵云澜也洗好了,他大大咧咧地围了条浴巾就坐在餐桌边等饭吃。沈巍把最后一道菜端上桌,皱眉道:“快把衣服穿上,待会儿着凉了。”赵云澜刚洗完澡,全身都带着被热水包裹后的粉红。头发连擦都没有擦,水珠一颗一颗,顺着他裸露的肌肤下滑,在他年轻的躯体上留下一道道诱人的水痕。有的则在锁骨处汇成一小汪清泉,随着赵云澜的动作一晃一晃地反着光。沈巍尽力把目光锁定在赵云澜的脸上。赵云澜拿起筷子伸长胳膊就夹菜往嘴里塞:“不碍事,刚刚洗澡水不小心调热了,现在还在出汗。”说着又把手往面前刘海里一插,然后把头发尽数抹到头顶上去,露出光洁饱满的额头。沈巍目光沉沉地盯了他一瞬,也不再坚持,低头开始吃饭。
“爸,下午你有什么安排吗?”赵云澜夹了一大筷子土豆丝,然后把土豆丝里面夹杂的不喜欢吃的青椒一块一块地又扔到沈巍碗里。沈巍也没说什么,反正今天还有西红柿炒蛋,赵云澜喜欢吃这个,维生素C摄入量够了。“今天下午有个书法展,我打算去看看。怎么了?”赵云澜苦恼地说:“啊……怎么这样啊……我还想让你陪我去看看新开的那家咖啡厅……”“去咖啡厅?你想喝咖啡?我给你做就是了。”沈巍抬头看了一眼赵云澜,赵云澜的表情有一瞬间的促狭:“去咖啡厅又不是去喝咖啡!是去感受咖啡厅的气氛的!”自然是赵云澜说什么,沈巍信什么。沈巍点点头,“那好,下午我陪你去。”沈巍又给赵云澜夹了一筷子土豆丝,“书法展明天也有。今天先陪你吧。”赵云澜点点头,原本有点沮丧的眉目立马鲜活开来,悄悄露出一个终于得逞的微笑。
tbc
谢谢大家的喜欢!!真的非常感谢φ(゜▽゜*)♪你们是我继续写下去的动力~

【巍澜】护你长大 一(巍父澜子 养成)

唧哩狸:

祝食用愉快~😘😘😘


捡到赵云澜的那天,沈巍记得清清楚楚,恍如昨日。


那天是个寒冬罕见的雷雨夜,电闪雷鸣在沉沉黑天的舞台上暴怒,雨瓢泼而下,是要掀翻天地的架势。沈巍一袭斩魂使的黑袍,用肉眼根本无法捕捉的速度在暴雨中穿行,连施个法术隔离雨幕都顾不得。寒冬,冰冷刺骨的雨水重重地打在他湿透的黑袍上,顺着脸流进眼里。威震三界的斩魂使何曾如此狼狈过,能让他如此的,是他放在心尖上,被他亲手送入轮回的昆仑山圣。


今晚是这一代昆仑转世出生的日子,沈巍已经很久很久没有见到昆仑了,他在阴沉刺骨的九泉之下已经渴盼这一天很久了。然而,他随身携带的昆仑魂火,在炽热了一小阵子之后便不可抑制地迅速降温,冰冷。濒死之兆。初生的昆仑刚一出世,就又面临死亡的威胁。怎么回事?沈巍死死攥紧魂火,企图用这样无用的法子留存魂火的温度。这一世昆仑出世的狂喜立马被满心的恐慌,震怒取代,沈巍只觉全身的血管都要爆炸开,几乎目眦尽裂。沈巍把一切因果,自然轮回,都抛到脑后,着一身斩魂使的黑袍便来到人界疯狂地寻找起来。


最后,沈巍在一个被积水封路的小公园里找到了初生的昆仑。小公园本就不是什么受欢迎的去处,设施破旧不堪,连路灯都没有。寒冬暴雨夜,阴森恐怖得比地府还要甚上几分。这一世初生的昆仑被这一世他不负责任的父母放在了公园路旁的一棵樟树下。雨水肆虐,积水已经漫到了他胸口处,大雨之中,樟树的枝叶根本抵不住,雨水重重地敲在裹着昆仑的小被子上,在湿透的棉花上发出声声闷响。


沈巍心痛得双目血红,气急攻心竟是一个趔趄。一道重重的闪电霎那间撕破天空,刺目的白光映亮了树下,让沈巍得以看清树下的他。树下初生的昆仑虽是处在死亡的边缘,却仍清清白白睁着眼。沈巍猝不及防,撞进他黑得深不可测,却又纯洁无邪的眼眸中,与数千年前乱他心曲的昆仑重合。沈巍心中悸动,正是一个大炸雷响起,掩盖了他剧烈的心跳声。


他赶紧隔离开雨幕,为树下小小的孩子撑起一片未雨的天空,也同时隔绝了世间其他一切声音。此刻,天地间仿佛只剩下了他和树下初生的昆仑。那双纯净动人的眸子一瞬不瞬地仍盯着他,沈巍只觉他从刚出世就种下毒根的,埋藏在心底最深最深处的阴暗情感突然翻涌了出来,扼住了他的咽喉。自己肮脏的本质,全黑的魂魄,在他的目光中无所遁形。沈巍在一场雨就可以杀死的婴儿面前,没有作为拯救者的宽慰,在那一瞬间,他心怯了。他觉得自己真是卑微,觉得自己真是不配。


初生的昆仑在他眼里,是他永远也配不上的天地的宝物,仿佛千万年封冻,纤尘不染,极寒的昆仑山顶上,万年开一次花的雪莲,在娇嫩的花蕊上耗费一生,凝出的一滴天地精魄。沈巍觉得他站在雪山脚下仰望,都是玷污。


但沈巍还是忍不住心头跳动的另一股热望,他颤抖着伸出手去,把小小的昆仑放进自己的臂弯,小心翼翼地施法慢慢烘干自己和婴儿,缓缓地调节周围环境的温度,生怕骤然提高的温度会让昆仑感到不适。温度慢慢升高,他感受到小婴儿体温开始回升,又把裹他的小棉被拢得更紧了一些。小婴儿突然升出自己柔嫩的小手,在空气中胡乱地抓着。沈巍伸出手想把小手塞回棉被中,却猝不及防地被抓住一根手指。五根小小的,仿佛新生嫩芽般的手指,堪堪能握住沈巍的无名指。小婴儿刚出生,又虚弱,握力微不可计,肌肤相亲那一刹,沈巍却感觉一股电流从无名指蹿进了他的身体,扎进了他自昆仑离开后,长久都没有感觉的心上。沈巍心想,人类常说,无名指离心脏最近,原来是真的啊。他目光温柔地望着怀里的婴儿,不由自主地勾起了一个他脸上几千年都未曾有过的一个笑来。小婴儿见他笑了,更是兴奋地咿呀几句,脸上也像解冻后澄澈纯净的雪山天池,被春风拂过后,慢慢地绽放出美丽得让他心悸的微笑来。


沈巍知道,在此刻,他的内心已经做出了绝不可撼的决定,任谁来阻挠,他都要自己把这一代的昆仑养大,他亲自,付出自己的一切,来给昆仑最好的呵护。他舍不得小小的,柔弱的昆仑经手他人,他舍不得有谁再像刚刚那样被小小的昆仑用小小的手握住手指,见到昆仑的微笑。他明白,在他抱起昆仑的那一刻,他就已经再也无法把他交给别人了。


tbc


很认真地改了很多遍,不知道大家会不会喜欢。如果能够有幸能有小天使喜欢,求鼓励鼓励~~爱你萌~~

【巍澜】一大早上醒来和一个男人上床了(5)

建国之后可以成公主:

*OOC严重x3
*有一点点黑道AU
*这是一个AU
*私设如山 
*我是一个欢脱向作者 并且这篇文从名字就可以看出不是正剧 就是一个哄自己开心的甜文 请勿认真
*有一些跟着原著/剧版走的剧情
*暗恋巍了解一下?
*这已经是一个斗智斗勇的故事了。


目录:建国小可爱的目录
前文:(1)(2)(3)(4)
——
5.

第二天赵云澜是被沈巍叫醒的,刚刚醒来脑子还没有缓过神,迷迷糊糊的站起来跟沈巍说,“你在我家干嘛?”说完还嫌不够似的,指着沈巍,“说你是怎么进我家的。”

沈巍没有关赵云澜的胡言乱语,把人领进了卫生间,“你先刷牙吧,早饭给你准备好了。”

赵云澜切了一声,“在我家还那么…”他话说到一半,就发现自己好像并不是在自己家里,赵云澜挠了挠头,才想起自己昨晚来沈巍家吃饭,吃到一半他突然想喝点酒,就从自己家拿了不少酒来沈巍家喝。

然后…然后他就不记得了,他现在除了头有一点疼之外,也没有不对劲的地方,看来沈巍也不是一个禽兽吗。

赵云澜想明白后这才拿起沈巍准备的牙刷。门外,沈巍把买好的早饭,一一放在了餐桌上,他买了不少早饭,网上说了,请喜欢的人吃饭,第一顿一定要多一点,这样就可以知道他喜欢吃什么,不喜欢吃什么。

沈巍摆好后,赵云澜也洗漱干净了,看到满桌的早点后,对着沈巍说道,“怎么贤惠?”

沈巍并没有理他,自顾自的拉开椅子坐了下来,“脑子清醒了?那就快吃饭吧。”

赵云澜点了点头,他在沈巍对面坐了下来,“我昨晚喝醉之后干了什么吗?”

沈巍没有立刻回复赵云澜,他先倒了一杯豆浆递了过去,才说道,“也没干什么,就是死死的抱着我。”

“什么?我喝醉后明明很安静的。”赵云澜不敢相信的对着沈巍吼道。

沈巍把面前的几个早点往赵云澜那推一推,像并没有听到赵云澜的话一样,“你先别急,先吃饭,你上班要迟到了。”

赵云澜狠狠的咬了一口面前的生煎,可能是因为咬的太用力了,生煎的汁飙了出来,更倒霉的是,这汁没有往赵云澜的反方向飙,而是飙到了赵云澜的脸上。

“叫你慢点吃。”沈巍站起来,拿了一张餐巾纸,帮赵云澜把脸上的汁擦掉,这个时候赵云澜一下子拉住了沈巍的手,“沈巍你老是话不对题,这个毛病要好好改一改。”

“那你先要把我松开,让我把纸丢了吧。”

赵云澜立马松开了沈巍,还真别说他现在有点生气,有点后悔,当初自己为什么要选择和沈巍在一起,这虎穴也可以换别人入啊,为什么是他入啊。

算了,这个沈巍一看就不是一个简单的人,也只有他能对付的了。

“你昨晚喝醉后,确实很安静,就是我把你扶上床后,你就死死的抱住我,不让我走。”沈巍把纸丢到了旁边的垃圾桶后,向赵云澜解释道。

“真的吗?”赵云澜还是有点怀疑,这不像是他能做出来的事情,而且这也太丢人了吧。

“我还能骗你不成。”

可不知道你隐瞒了多少事情,赵云澜在心里嘀咕道。

这个时候,赵云澜的手机响了起来。从裤子的口袋里拿了出来,是大庆的电话,接通后还没有来得及说话,就听见大庆吼了一句出事了。

大庆吼的实在是用点响,连坐在对面的沈巍都听见了,沈巍皱了皱眉,心里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没几秒电话就打完了,赵云澜把电话一挂,就冲到玄关处,找出自己的鞋,就在那里穿,当然他穿完一只鞋,还不忘和沈巍说道,“出了点事情,我先走了。”

沈巍站起身,把挂在那的西装拿了下来,“正巧,我也要去上班,时间还早,要我送你吗?”

赵云澜本想拒绝的,可他像是想起了一些什么,他对沈巍露出了一个微笑,“那我就不客气了。”

“没什么客气不客气的,我们都什么关系了。”

“那就好,沈教授,送我去一趟龙城大学。”

【巍澜】偷偷谈恋爱(2)

玻璃碗儿:

高中生AU,剧版设定,学长沈巍x学弟赵云澜


狗血言情小甜饼罢辽


人物属于原作,OOC属于我


上一节:http://deathberial.lofter.com/post/393f5f_eebe7c75


——————————————


“那个,沈巍学长……请等一下!”


抱着书本的少年在社团活动室门口停下,转过身来微笑着看向出声叫住他的少女。与他同是生物社成员的女生憋红了脸,闷头上前几步一伸手,“请,请帮我转交这封信!”


沈巍往后仰了仰身子才没让那粉色攻击击碎自己的眼镜。他温和地轻轻一笑,柔声安抚面前过度紧张的人,“别急,要给谁啊?”


少女抬头看了他一眼才发现自己手举得太高,顿时脸又红了一点。她缩回手,把薄薄的信封放在沈巍摊开的手里,“那个,赵、赵云澜是你好朋友吧……?”


说出心上人名字的那一刹那,女生似乎因为自己的坦诚松了一口气。可脸上热度稍微散去的同时她却猛地感觉一阵寒意袭来,没来由地一哆嗦。她疑惑地抬起头,面前那人眉目如画的脸上仍然挂着柔和的笑,“赵云澜是吧,好啊。我会给他的。”


女生忙不迭地道谢,却又听那人不急不慢地补了一句,“不过我们学生现在还是要以学业为重。别为了一时冲动,毁了自己的前程。”


哇。学生会长这句话和秃顶校长说的一模一样啊。


“给你。”


“啊?”正坐在操场树荫里乘凉的赵云澜被沈巍一拍,一回头就看到他手递过来的那个被阳光照得甚是鲜艳的粉色信封。他接过来,边拆边乐,“哟会长大人,你这是给我写情书了?这不也会玩浪漫嘛。”


沈巍没想到他接过去就拆了,下意识地伸手去挡,“不是我写的。”


赵云澜的手顿住了,他挑起眉毛,“什么?”


“这是生物社一个社员托我带给你的。高一三班的小姑娘,人挺温柔的。”沈巍看着赵云澜的脸色沉下来,“……怎么了?”


赵云澜看着沈巍那双写满无辜的漂亮眼睛就恨得牙根痒痒,恨不得把这人摁在墙上掐两下把他脸上这泰然自若一成不变的表情给掐没了,“沈巍,不是,你到底有没有身为我男朋友的自觉啊?”


他觉得沈巍这文文弱弱的躯壳里面可能真是装了个老干部的灵魂,因为对方听见“男朋友”这三个字之后就好像听见什么违禁词一样耳朵蹭地就红了,边慌乱地转头去看周围有没有人边结巴,“你,你说什么呢。”


赵云澜都被气笑了。他一把扯着沈巍的领带把他扯过来,看进那个人的眼睛,“沈巍,你这是准备亲完不认账?亲你的时候你怎么不这么慌呢?哎我今天就想问明白了,你到底喜不喜欢我?”


沈巍的眼睛高频率地眨了几下,眼圈竟然红了。他伸手扯下赵云澜的手腕,接着推开他,转身跌跌撞撞地逃走了。


……靠。


赵云澜坐在原地,莫名觉得自己是个强抢良家妇男的山大王。


接下来的半天他只觉得心里堵脑子乱,就没去招惹沈巍。沈巍本来就是个你撩二十下他回你半句话、你不理他他就自动后退一百步的主儿,所以两个人一下午都没再有交流。沈巍独居,这天又是周五,本来赵云澜准备赖到他家去住的,现在脑子一团乱,放学的时候就坐在座位上没了主意。


“嘿,赵云澜!晚上和哥们儿一起去唱K不!”同班的林静在这时凑过来,笑嘻嘻地趴在他肩膀,“有妹子哟!”


赵云澜皱着眉头把他的爪子拨下去,“说啥……”


他顺着林静的示意看过去,在教室后面聚成一团的男生女生里面,那个今天沈巍提过的,“三班的温柔女生”正站在那里一脸娇羞,接触到他的眼神之后羞红了脸,冲他摆了摆手。他一愣,下意识地转头去看门口——似乎在等他下课一起回家的沈巍正低着头和同学说话,对这边的喧嚣充耳不闻。


赵云澜突然就有点生气。他报复性地扯起一个微笑,大力拍了拍林静的肩膀,差点把这个宅男拍了个踉跄,“好啊!为什么不去?high起来啊!”他看到沈巍终于肯转头看他一眼,于是底气十足的扬扬下巴,“沈会长也来吧?”


“哦,我就不去了。”沈巍抿抿嘴笑了,视线波澜不惊地扫过赵云澜的脸,“那我先回去了。你们玩的开心,别回家太晚。”


他在林静郭长城他们的告别声中安静地背上包走了。


赵云澜有种一拳打到棉花上的感觉。


他一路上都在胡思乱想,想从认识沈巍以来都是自己主动绕在他身边,到底是什么时候自己产生了他也喜欢自己的错觉?他总护着自己可能真的是因为照顾朋友和后辈,他没拒绝自己可能真的是因为太过温柔不忍开口直接拒绝,仔细想想,他那双漂亮的眼睛似乎看谁都像是一往情深……最亲密的不过那次偷吻,让自己陷进去的是沈巍那句“不够”,可他后来也再没有其他进一步的动作了。


赵云澜很是抑郁。于是抑郁的龙城小麦霸就在KTV一边喝可乐一边抓着话筒谁也不给,最后竟然把碳酸饮料喝出点醉酒的感觉。他本来就很善于调动气氛,时间续了两次直到大家都唱不动了才笑闹着从包房里出来。


结束时已经是半夜了。赵云澜像个大哥一样照顾着每个人打上车回家,回头又看见了一晚上都被自己晾在一边的那个女生。他也不知怎么的,鬼使神差地说了句,“我送你回家啊?”


小姑娘眼睛亮亮的,“不用了太麻烦了吧……沈巍?”


赵云澜也是有点困了,一时没反应过来,心里还有点堵,“你提他干什么……”


然后他的胳膊就被抓住了。赵云澜被那手心的温度烫了一下,下意识地转头看过去——沈巍的额发乱乱的,一双眼睛在黑夜中盯着他,竟是有些怒意。他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就看到沈巍转过头去换了一副面容,微笑着跟女生说,“走吧,我打了车,我们一起送你回去。”


场面十分尴尬。


送女生回家的路上一路无话,坐在后座的赵云澜唱了一晚上真的是很累,靠着沈巍的肩膀就呼呼大睡。沈巍看起来心情很不好,浑身散发着愤怒的气场却也没把他推开。女孩坐在副驾驶座,脊背一直是僵直的。直到到家才松了一口气,忙不迭道着谢就下了车。她住的地方离沈巍家只一个路口,所以沈巍也拖着赵云澜下了车,送女孩到家门口才离开。门一关,沈巍就攥着赵云澜的手腕往自己家的方向走,差点把他拉的双脚离地。


“你别拽我!”赵云澜心里也有点火,“我不回你家!”


“你闹什么!”沈巍凶他,“我不是说了早点回家,你看看几点了?电话也不接!现在治安这么不好,你们一群小孩在路上打打闹闹,就是活靶子知道吗?”


赵云澜还没见过这么凶的沈巍,他琢磨了一下,突然上前两步,“你在担心我?”


“我当然担心你——”沈巍停下脚步猛地回过头,那眼神把赵云澜都烫了一下。沈巍平时温和的面容在路灯惨白的灯下被照得棱角分明,那双眼睛像是在黑暗中盯紧猎物的野兽般让赵云澜心里一惊。他退后几步,后背抵上坚硬的墙壁,“沈巍,你……”他真的又累又困,脑子也乱糟糟的,“你到底喜欢不喜欢我啊?”


“……我不喜欢你!”沈巍咬着牙说。这回答在赵云澜意料之中,他一颗心沉沉坠下去,酸涩感团成团堵在胸口,脸上却努力扯起一个轻巧的笑,“你早说,我——”


他的后半句话被沈巍堵在了喉咙里。还穿着校服的学生会长如今正把他抵在墙上,像疯了一样地、毫无章法地亲吻他。赵云澜心脏连着额头的青筋怦怦直跳,只觉得酥麻感从唇舌间一路烧到心里再往下蔓延,两条腿软到站不稳就要往下滑,整个人都被夹在墙壁和面前男生炽热坚硬的胸膛之间。沈巍抓着他手腕的手根本挣脱不开,赵云澜脸上通红,一半是臊的一半是憋的。他本来就有点晕,这会儿被堵着嘴久了更是有点窒息,手脚都扑腾起来。还好沈巍及时放开了他,才没让他成为被史上被亲死第一人。


“我的天……”赵云澜瘫在沈巍身上直喘,嘴角和手腕都隐隐作痛,“你也太辣了……”


沈巍抱着他,两颗怦怦跳的心脏隔着血肉一同跳动。过了好一会儿,他才稍微退了一步,低下头看着赵云澜红肿的嘴唇,垂下长长的睫毛,“……对不起。”


“你对不起什么。”赵云澜就见不得他这个样子,“你有本事敢作敢当啊?刚才还说不喜欢我,怎么,想白瞟?”


“我……我其实,”沈巍有点结巴,但还是努力用那双潮湿的眼睛看着赵云澜,“赵云澜,我……”


我爱你。


爱了你好多年。


这三个字卡在喉咙却是怎么也说不出口。近十年前的那一段他估计早就忘了,他不敢让赵云澜知道自己为了和他再次相遇都做了些什么。这世界上并没有什么巧合,也没有什么一见如故。他不敢刨出自己一颗心给这人看——那颗心太肮脏,他怕他不要。


可赵云澜就这样静静地看着他。他的嘴唇还带着红肿,对于少年来说过于纤细的手腕还在自己手中,胸膛抵着胸膛。他已经见到他了,他已经要得到他了——他怎么可能放手。


“我只是怕耽误了你。”


良久,他才轻轻说出这句话。


赵云澜一下子就笑了。“你怕耽误我?那不好意思,我已经被你耽误了。我现在看不到你就茶不思饭不想,衣带渐宽终不悔……”


“别没正形。”沈巍被他逗得放松下来,“今晚我不在,你不也玩的很开心。”


谁知道赵云澜听了他这句话笑的更开心了,“哎呀沈大会长,我就等着你这句话呢——”他抓着沈巍的胳膊凑上去看他的脸,“原来你也是会吃醋的啊。看你这么冷漠,我还以为你根本不在意我在外面勾三搭四。”


沈巍皱了皱眉头,竟然承认了,“我很在意。我恨不得把他们都——可我又想,如果是你真心喜欢的,自然还是以你为重……”


“不是吧……”赵云澜瞪大眼睛,“你这有点大爱无疆了啊。我说喜欢你,那就是把你放在心尖上,你是正宫啊,你有这个资格生气吃醋好不好?”


沈巍被他的说法弄得有点哭笑不得,“那好,你以后不许收女生的情书了。……男生也不行。”


“得令!”赵云澜嬉皮笑脸,“那咱回家吧?我真的很困,要不是面前站着你这个大美人,我早就见周公去了。”


沈巍又红了耳朵。他小心地牵起赵云澜的手,对方稳稳地回握过来,在带着点凉意的夜里传递温度。沈巍转过头去看着赵云澜,平日里吵吵闹闹的少年疲倦地垂着眼睛,过于消瘦的侧脸看上去有点清冷。他把身子的重量都靠在沈巍身上,拖沓着步伐跟着他走,重叠的脚步声在空无一人的街道上回响,踏乱了一地月光。


“好,我们回家。”


TBC

玻璃碗儿:

【巍澜】偷偷谈恋爱(1)
为什么这么清水也会被屏蔽……
高中AU,剧版设定,沈学长x赵学弟,小甜饼而已。人物属于原作,OOC属于我
(共3页)